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梦见一个苍白而昏黄的日子。一群异国战士来到这座埋葬了鲁比欧纳昔日荣光的坟墓。在这些人之中有那样一位战士——他来自北国,来自雪原与极光的故乡。他用手拭去孩子脸上的污泥,然后把他带到那条绵延的荆棘路前。再然后男孩长大成男人,很久以后又成为垂垂老者,膝头缠着吵闹的孙儿们,他在温暖的壁炉前将一本相册打开,说:“这是我如亲父般的师长。”


这是那孩子所做过的无数的一个梦中的一个。


再然后他在一片瓦砾下惊醒,孩子瑟缩了一下,于是便有簌簌的灰尘落在他的脸上。太阳要沉下去了,天空开始变得昏黄。而后,脚步声响起,那孩子在梦里所见到的异国战士们来了。在这些异国人中有一位北国的年长者...

2018-03-03

今年生贺咕了,因为文盲作者需要改稿子的缘故一周以后才能稿定,当然也可能心情超好地直接咕到七月份。

做人嘛,最重要的是开心。

2018-02-17

——练笔

——薄暮时代相关


    六百年前他们以恫吓、允诺和一张名单画出天堑,分开了那踏上方舟的和留在地面的。他们以建立在口头上的契约驱使尤拉斯的子民穿过死城林立的沙漠,但是被异界的怪物蹂躏过的大地还会有那样一处理想乡吗?持十诫的贤人也未曾给允许进入过的应许之地又在哪里?

    唯独那高居于浮空方舟之内的掌权者或许能够看到尤拉斯的全貌,总有那么几方不受涡侵扰的城市会出现在她的脚下。潘德莫尼仍在,地面的再复兴不过是时间问题。这样的话,轻松地放弃躯壳陷入亘长睡眠也就容易了。...


2017-09-20

【萨尔卡多中心】Aria to the 451°F

——萨尔卡多2017生日企划作品,企划地址请走这边:https://thxtoul.wixsite.com/hbtosalgado2017

——无CP倾向。

——非常我流,大量剧透有,私人解读有,背景基本靠捏,剧情完全是扯,请注意避雷。

——文笔粗陋,经验不足,总之感谢阅读。


1.


图书馆的司书在傍晚时燃起一丛篝火。


战士们抵达林区尽头时已是黄昏,在暮色匆匆坠入黑暗前他们尚未离开这片广袤地域。亡者得以复生的世界着实过于诡谲,在夜里贸然前行显然不是足够安全的提议。人偶模样的引导者思忖片刻,下达了驻守的指令,稍后他们会在空地处安营扎寨,休...

2017-07-23
1 / 18

© Per Ardua Ad Ast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