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练笔


-很久沒写东西了,想念亲爱的托雷伊德维尔
-微妙地后移了一下时间线,希望没人看出来

……少校刚抵达这里。古朗德利尼亚的炮火在前线歇斯底里地轰炸了近三十个小时,而他带着那位王子殿下的亲笔信从参谋部一路骑行至托雷伊德的郊外时,那身深蓝军装早已被夜露的气息浸透。他想他需要先找个地方歇息一下,毕竟一位面露疲态的信使是极度不体面的,至少这有悖于他的礼仪,此外他不并想给当地驻军带来对战况的无谓担忧。温暖的热红茶如同一把蒸汽熨斗将他紧绷又湿冷的神经大刀阔斧地熨平。尽管那褐色汤汁又苦又涩,味道堪比陈年的草药罐。

托雷伊德的郊区正享受着获月的安宁夜晚,这里没有低沉如巨龙怒吼似的炮火,亦没有深夜加急电报,吧台后一位孩子...

并不是不想填坑

三次死线太多,外加待读书目摞得比我都高了

等我熬过这波一定安心稿事做个称职的自耕农

比心

一个简洁明了的剧透

“他于暗处目视着族人们,目视着新生儿呱呱坠地又垂垂老去,目视着他们将一个衰颓了的国家送回正轨,目视着他们和另一些种族的战争:异界的裂缝横贯东西,浮空的都市遮蔽大陆,娇小的掌权者将势力渗透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烽火自北国点燃又归于虚无。再然后,荒草攀上墓碑,棺椁沾染青苔,空坟之上的玫瑰盛放复凋零,凋零复盛放。而他则会在雾霭将世界染作灰白时来到约定之地,迎接那位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君主。年复一年,年复一年。”

—因为只是剧透所以我就不打tag了

—争取2月份前填完坑。

插旗不收是好文明,哈哈哈哈哈

-因为身体缘故很久没出现了,刷个段子混个存在感,假装10月的归档不是空的

-N卡设定下的双艾,很我流,非常我流。

-读起来带着一股王国主从味这一定是幻觉


“这很重要。”那人说道,几乎是一字一顿的,铿锵有力。他为已经这棋局付出了大量心血,而需要在意的事情则太多了,帝国元帅的位置容不得他有一丝一毫的纰漏。


那人的言行中终是沾染了斐度政治家的味道,艾依查库有些喟然。他不擅长这些,也无从得知这些年的生活是如何沉沉地坠在童年友人那并不宽阔的肩膀上的。但那道无形的障壁还是在彼此间竖起来了,他想。这令他有些失落,于是青年只好抓抓一头翘曲的金发,换上一副轻松的语调。


“知道了知道了,...

2 / 18

© Per Ardua Ad Ast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