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对ACU实况以及官方发言第十七周目循环后有关小法棍性格的痴汉派实验报告

*出生日期是1768年,游戏里设定比小爱大两岁,不知道为什么小说设定里和小爱的年龄一样大。


*下睫毛美人,腰好软舔舔舔,敏捷度相当高(能反身上墙的猴子


*出生在凡尔赛,据说是奥法混血


*怀表表盘上刻着E(lise)和A(rno)(来自CG)


*刺客世家,姓名拼写是很古老的法文形式


*打牌出过千


*最喜欢的酒是波尔多红酒


*字迹是很规规矩矩的字体


*一个性格强烈的人,做任何事都毫不犹豫,果断果敢,而有时又过于武断。


*是很被动的人,被自己犯下的错误包围着,希望可以弥补过失


*实用主义者,尊重钦佩自己的前辈们。喜欢组织的思想却对繁文缛节...

【渣翻译】《刺客信条 大革命》官方小说

5


母亲的大衣上沾了血,除此之外,她身上根本看不出来刚刚参与过战斗的痕迹。


我们刚到家不久,遇刺消息就传出去了,“乌鸦”们伴着嘈杂的脚步声匆匆赶来,群情激奋地叫嚣要让“需要对这起袭击负责的家伙”付出代价。同时,城堡里的雇工们也显得忧心忡忡,他们刻意压低音量在角落议论纷纷。父亲拥抱我们母女俩时我注意到了他灰白的脸,藉由那紧得令人微微不适的漫长拥抱。最终,他在满眼泪花中放开我们。

只有母亲看起来一脸平静,她有着一种令人信赖的沉着,自信与威严。事实如此,多亏了她,我们才能在袭击中幸免于难。我很好奇,她有没有像我一样暗暗后怕呢?

母亲在回庄园的马车上提醒我说那些人会要求我复述整个袭击事件的过程。在这一...

【渣翻译】《刺客信条 大革命》官方小说

4


他有张被近乎全白了的头发挡住的瘦脸,衬衫飞边从领子里露出来,看起来就像是位带着破旧高毡帽裹在黑斗篷里时髦却不修边幅的医生。


男人带着一个医生用的袋子,他将它放在自己面前,用一只手打开,从里面取出了什么东西,在此期间他的视线一直没从我们的身上移开。那是某种长而弯的东西。


他笑了,抽掉匕首的刀鞘,刀身在暗处闪着阴冷的光。


“靠近些,爱丽丝”母亲耳语道:“会没事的。”


我相信她,作为只有八岁的孩子来讲我当然相信她,那时她面对狼的一幕让我更有理由去相信她


即便如此,恐惧依旧在我体内蚕食着。...

【渣翻译】《刺客信条 大革命》官方小说

4月12日 1778


1


我站在窗前凝视远方,回忆着上个同阿诺一起玩过的夏天。那段时光里,和他一起玩真的能摆脱忧虑,真切地享受幸福,就如同回到那美好的童年。一起跑过宫殿前广场上的树篱迷宫、为了一份甜点拌嘴……我从未想过,能一时逃避忧虑与痛苦的快乐时光竟如此短暂。

我每天早晨醒来第一件事,都是握紧拳头,指甲陷入掌心,自问道“她醒来没?”。露丝她知道其实我想问的是 “她还健在吗?”,而令我安心的是,母亲又成功捱过了一晚。

但即便是这样,也好景不长了。

如此一来,我离“茅塞顿开”的那一刻又近了一步,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件事不得不提一下...

【渣翻译】《刺客信条 大革命》官方小说


4月11日 1778
1

  半夜,我披了件睡袍,蹑手蹑脚地端着蜡烛来到每次等候威瑟洛尔先生的图书馆。他需要潜入庄园,潜入——也就是在不惊动看门狗的情况下毫不做声地溜进图书馆。我甚至听不到大门开合的微响。他几步跨上前,一把扯下他深恶痛疾的假发,随即抓住我的肩膀。

  “大家说她衰弱得很快。”他说道,试图从我这里确认这只是个谣传。

  “她的确如此。”我低下目光,如是告诉他。

  他闭上双眼,尽管他并不老——四十五岁上下,比父母略微年长,但岁月在其面孔上蚀刻下的痕迹我还是看得一清二楚。

  “我以前威和瑟洛尔...

1 / 2

© Per Ardua Ad Astra | Powered by LOFTER